汇丰银行屈宏斌:开放有利于有效配置 这是维持


时间: 2020-01-22

  中国搭台,世界合唱,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11月5日至10日在上海成功举行。相比首届,本届进博会规模更大、质量更高、活动更丰富,吸引了来自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家企业。新产品、新技术、新服务在进博会“全球首发、中国首展”。“进博时间”开启,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开放”话题是两届进博会最重要的话题之一。官方多次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举办进博会是中国政府着眼于推进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做出的重大决策,是中国主动向世界开放市场的重大举措。谈及中国的开放政策,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提到,未来开放的力度应该更大。上一轮20多年全球化的大趋势下,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从各个角度来看,今后要维持可持续发展,开放应该越坚定,力度更大。

  他还强调,开放有利于有效配置。因为开放了,有了竞争,竞争出效率。竞争增强配置效率。这是维持金融安全最好的途径。

  谈到近期引发热议的人民币汇率问题,屈宏斌认为,“近几年,央行一直在坚持做一件事,建立一个人民币汇率新框架,即在更大范围内双向波动。最强的时候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达到了6.2,最弱的时候也有7.15,波动幅度比较大,但它不是方向性的,直线型的,中间随着市场因素的变化呈现双向波动的格局。未来一段时间,央行会继续完善这个框架。”

  “在新的框架下,去猜测人民币的点位毫无意义,因为即使今天猜对了,明天很快又变了。双向波动会避免出现单边的预期。这就是它的意义。”屈宏斌说道。

  此次进博会上,官方再次提出持续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5方面措施:第一,继续扩大市场开放;第二,继续完善开放格局;第三,继续优化营商环境;第四,继续深化多双边合作;第五,继续推进共建“一带一路”。

  谈及中国的开放政策,屈宏斌认为,未来开放的力度应该更大。“正是因为改革开放,中国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上一轮20多年全球化的大趋势下,中国是最大的受益者。从各个角度来看,今后要维持可持续发展,开放就应该越坚定,力度更大。”

  在进博会召开期间,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提出包括深化对外开放、加大投资促进力度、深化投资便利化改革、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等四方面共计20条政策措施。在“深化对外开放”内容中,《意见》指出,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

  面对新一轮开放,也有一些担忧的声音,包括是否会给国内企业带来冲击或带来金融风险等问题。屈宏斌认为没必要多虑和怀疑,开放一定会增加竞争力,增加产业规模。他举了中国加入WTO时的例子,“当年我们加入WTO时也有很多争论,有声音认为‘WTO可能会冲垮中国企业’。但事实正好相反,我们加入WTO后,制造业不仅没有被冲垮,反而通过引入竞争,与全球市场产业链高度融合,使得中国制造业成为全球最有竞争力的制造业。”

  谈到金融安全问题,屈宏斌认为,金融安全是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要减少资源配置中的浪费,确保资源能够更有效配置,这是防金融风险最核心的问题。“开放有利于有效配置。为什么?因为开放了,有了竞争,竞争出效率。历史证明,保护使人懒惰,小鱼儿论坛,失去竞争力。竞争增强配置效率。这是维持金融安全最好的途径。”

  全球经济金融体系面临新变局,负利率债券已经占整个政府债券规模的25%、越来越多国家采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在此背景下,2020年经济增速是否触底?需要关注和防范哪些问题和风险?宽松货币政策是否会卷土重来?

  谈到全球经济,屈宏斌认为,“我们宁愿把困难预估更多一些,不要过于乐观。2012年以来,全球经济持续缓慢增长,现在拐点已经出现,指望下滑趋势只持续几个月或几个季度不太现实。但也不要过于悲观,因为各国政策都在调整,比如美国加息后又调整降息。通过政策调整会形成一定风险对冲,不至于出现长期的趋势性衰退。”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GDP增速为6.2%。“短期内主要是明年经济还是面临着下行压力。政策预计会相应做一些调整,比如出台一些宽松的政策,但是力度仍然是定向的,比如定向降准,不会搞大水漫灌。这会减缓经济下行的压力,但不会完全对冲掉所有压力。”屈宏斌认为。

  屈宏斌主要谈了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全球需求疲软,全球几大经济体都出现同期放缓,中国仍然是全球的世界工厂,这会影响贸易订单;第二,当前复杂的全球贸易局势,局部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会影响经济增长;第三,虽然宏观政策定向宽松,但是监管仍然比较严,比如对地方政府融资和房地产融资比较紧,这会影响到地方的投资活动和房地产发展。

  屈宏斌强调,房地产不大可能作为一个短期刺激经济的工具了,这个已经明确了,也不会摇摆了,因为如果还是沿用老路会导致风险积聚,应该采取其他低风险的措施。

  屈宏斌建议,第一,可以通过定向降准释放一些积极信号;第二,保持积极的财政政策,逐步减少融资成本,给予地方政府一些投资便利,比如专项债发行额度可以增加,这可以稳住或增加基建;第三,减税力度继续极大,提高企业的积极性;第四,降低中小企业的风险溢价,比如通过信用担保形式。

  谈及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屈宏斌提到,“多目标的政策艺术在于权衡。如今下行压力较大,稳增长更重要,如果下行压力可控,防风险为主。 目前,稳增长权重更大一些,不过,稳增长做好了也是某种意义上的防风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马报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18香港特马网站|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四海图库| 香港平特一肖| 开奖记录| 香港正版挂牌成语| 彩富网| 六合神童| www.6544000.com| 一肖一码| 最快开奖现场报码| www.3457345.com|